关于我的作文

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-03-22 11:53:32 | 作者:吴家宝

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个怪癖的男孩。

                或许还应添上些天才的色彩罢。3岁时候用海绵笔沾水,在公园地砖上大书“ABCD”之类;7岁在书法大咖们的会堂上画了几个怪模怪样的小篆“中国梦”,却莫名其妙的刊上了报纸;9岁上了全市写作“榜眼”的台位,还傻傻地咧开一排白牙。但我从不认为自己与笔有缘,只是向来引以为傲的摄影艺术——还自负地创立了个“荷花淀派”,意在以拍荷塘成名的摄影师——却从未有过丝毫的“功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对诗词、文章尤为铭感。读到“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”,眼眶就湿了;轻轻哼唱《天净沙·秋思》,妈妈竟问我:“这歌是哪学的?”好……好悲凉!”甚至于那句“一个远游者,上车时并无背井离乡之感,光阴一逝,填充的只有挂念了”,我在床头泪汪汪哭了好久,然后便在心中抹之不去了。直到最后“少年不知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才让我呆呆愣了许久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胆子最大时应是3岁吧,面对幼稚的“ABCD”与大众的目光睽睽不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脸红。越到后来越胆小,对蟑螂和狗愈发敬而远之。去年秋天走在路上,突然一只狗窜出来,向我疾扑,似一道白虹,我竟至于大叫一声“大哥别碰我”转身便逃。路人都笑,而我呢?看见狗仔主人脚边蹭着,惊魂未定地回了一句:“我……说的是dog,狗的,狗的英文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学着母亲,我十分嘴硬。10岁时,人家问我怕不怕蚊子,随即抓起一只早准备好的似蚊子丢来。我刚回答“不怕”,见了这一幕,把尾音“a”拖得抖了起来,抓起书,乱拍乱打。人家笑道:“家宝啊,你和《碧血!防锲迮躺巳说哪旧5褂衅叻窒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——我怕蚊子,而他的嘲讽,我也是懂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要知我虽痴,却也有生活之乐,最爱武侠小说,一边看《射雕》,一边动手动脚地演示“降龙十八掌”“一阳指”“弹指神功”,一次一个失手,一掌把一本书打出窗外,——所幸住在一楼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还有许多烦恼之事,只是不能细评,引用张爱玲的一句经典:

                “生命是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虱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1. 上一篇12下一篇
              2. 新分分彩票中奖图片_新分分彩票中奖规律-新分分彩票中的定位胆是什么意思 九州缥缈录| 华为发布AI处理器| 陈晓前质问苹果日报| 中国男篮| 具惠善|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| 九州缥缈录| 拉萨半程马拉松| 北京马拉松| 刘洋红牌下场|